世界尽头是堵墙

光阴归来 碾空白 染尘埃 一并掩埋

濒死呼吸

而我以为他只是在打呼

深且窄的电梯里
突然出现的睡在病床上的老年人
薄薄的被子里有一层皮骨

并不害怕死亡
不过是自然规律
但是我害怕疾病掏空他的躯体
空留灵魂与人间拉扯
留下钻心刺骨的嘶鸣

棠棣之华,鄂不韡韡,凡今之人,莫如兄弟。

棣棠
花语:高贵

如果角落里有蚂蚁
就让蚂蚁在角落里呆着

所有这些时光闪电般飞逝
我还算勇敢

我期望光击打我
还有空气
我希望万物都能呼吸

十亿个流浪汉
此外,什么也不见。

车上有一个少年,穿了一件天空灰色的外套,过于绚烂的阳光下,那种颜色成了介于灰与白之间的极富未来感的颜色,利落的发型和过于僵硬的站姿,线条感简直成了漫画式的。外套背后是大大的多啦A梦~好喜欢他的那件薄外套☃

觉得如果我死了一定要火化,但是不一定要装进骨灰盒,可以的话洒在荒芜人烟的深山老林就好,不必要想念。

我不想回家了
因为
回去了就要挣扎很久很久
才能离开

起的太早了,感觉很奇怪。

什么都说了也什么都没说,自由撰稿人什么的现在感觉就是很遥远的一群人。感觉想要买的东西一直没找到,因为时机,父母期待,公民责任,我这颗螺丝钉,好像要被迫按在了一个不恰当又可有可无的位置了……

© 世界尽头是堵墙 | Powered by LOFTER